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科技

广电总局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规定细则很快出

2019年07月02日 栏目:科技

目前中国的视频站多为民营和外资资本,很多注册地都在国外。一旦发生收购,失去的不仅是控制权,还要在谈判中面临弱势地位,包括与国企谈判时的价格问

  目前中国的视频站多为民营和外资资本,很多注册地都在国外。一旦发生收购,失去的不仅是控制权,还要在谈判中面临弱势地位,包括与国企谈判时的价格问题

  CCTV《会客厅》1月4日播出:互联视听节目亟待清理。(视频截图)

  2007年12月20日,国家广电总局和信产部联合发布《互联视听节目服务规定》,并将于2008年1月31日生

  效。其核心规定是:申请互联视听节目服务的单位必须为国有独资或国有控股。此外还需取得两张牌照:1.广电总局的视听服务许可证;2.信息产业部的互联接入许可证。

  新规甫一出台,就引起舆论的广泛关注与热烈讨论,倒是接受采访的视频站CEO们大都平静而低调。一位业内人士指出:拿到钱(风险投资)的视频站还好,没拿到钱的视频站以后怕很难再拿到钱了。

  同样低调的还有广电总局,其社会管理司络信息管理处的工作人员对《中国周刊》表示:现在什么也不能说,因为随着1月31日的临近,细则很快就会出来。

  AND还是OR

  《互联视听节目服务规定》出台之后,规定中的第二条成为了分歧的中心。

  《规定》第二条中写道:本规定所称互联视听节目服务,是指制作、、集成并通过互联向公众提供视音频节目,以及为他人提供上载传播视听节目服务的活动。

  关键在于定义的前半句和后半句是AND的关系,还是OR的关系。 偶偶视频()CEO伍耘说。

  如果是OR,那么无论是视音频节目的制作者还是传播者,所有视频音频站都将受到《规定》的约束;如果是AND,对于只是制作上视音频节目或只是一个传播平台的站,比如优酷()、土豆()等本身不生产视频、完全依靠友上传视频的传播类视频站,无疑是一个福音。

  但伍耘却倾向于认为这将是一个OR的关系,而非AND。同样,中国互联协会政策与资源委员会委员、北京市盛峰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于国富也认为,前半句和后半句所说的两种情况占其一,即在此规定调整范围之内。不过于国富也承认,在细则未出之前,任何个人理解都可能有偏差。

  目前,提供视频服务的除了商业视频站外,各大门户站也都提供视频服务。但从所接触的门户站反应来看,普遍认为此规定与己无关。

  一位在门户站工作的说:我们只是传播者。言下之意,他们不参与制作,而规定在他们看来应当用AND关系来理解。

  烧钱的底线

  视频站的成本主要来自带宽和内容。拿带宽来说,北京的带宽成本每年约是700万~800万元/G,而全国的江浙地区成本也要100万元。按照目前视频分享站的配置10G计算,一年的带宽成本至少是1000万元,实际上10G的带宽根本不够用。有专业人士计算,如果国内有站达到Youtube()的流量,它每年的带宽成本就要2.4亿元。

  此外,在视频站上,短片受青睐的时候已经过去。更多的人整夜粘在一个视频站上,就是为了能观看完整的热门电视剧,而不必跟着电视的播放节奏走,被电视吊着走,还要忍受被电视广告不停打断的苦恼。如果正规操作,购买这些内容,站也要花钱。

  奇特的是,这个行业在烧钱的同时,至今没有找到公认的盈利模式。也少有上市者。尽管如此,仍有风险投资公司在一轮又一轮的追加投资。风险投资成为视频站的资金命脉。 独立互联分析师洪波认为:视频站行业相对于其他互联行业,整个产业还处于一个比较脆弱的发展阶段。

  但是,这些风投机构并不是没有底线。洪波告诉,《规定》出台以后,一些原来有意视频站投资的风险投资者都暂缓了原计划的执行。风险投资机构也会进行风险评估,包括政策风险,并不是有政策风险就会退出,但前提是这种风险是可控的。

  目前中国的视频站多为民营和外资资本,很多注册地都在国外。一旦发生收购,失去的不仅是控制权,还要在谈判中面临弱势地位,包括与国企谈判时的价格问题,大家都比较担心。一位投资人士也对戏称,如果明明风险很高,还是别人吃肉、搞风投的喝汤,那风投机构是不会干的。

  挟国资管制内容?

  由于国有化的路径指向,视频站()引起人们注意。资料显示,该站已在香港借壳上市,其股东之一是民政部主管的中国社会工作协会,其主要负责人也与中国社会工作协会有关联。显然,对它来说,迅速地找到一个国有婆婆应非难事。但多数视频站在短短一个月内,还很难找到一位可挂靠的婆婆。

  MYSEE()前CEO高燃告诉,他和很多人早就知道广电总局等管理部门在调研,准备规范视频内容,其间也征求过业内意见。

  但是,对于《规定》出台所指出的国有化&rdqu铜陵权威癫痫病医院o;方向,高燃、伍耘和王微都表示事先毫不知情。这一导向更是令他们感到意外。一位业内人士对称:我原以为随着互联的发展,产业的门槛会更加放宽,没想到方向是更严。

  近一年来,由于络视频恶搞事件引发的争议不断,近一次较有影响的事件,是友对一位接受中央电视台联播采访的未成年人进行恶搞,而这条的内容恰是关于络间传播内容不甚健康有待规范的。国家广电总局和信产部联合发布《互联视听节目服务规定》,其意图显然也在于规范视频站内容。

  同样,一些民也在担忧,自己的作品以后是否还能无障碍的上传。娱乐小虎自己和一些朋友组成了一个制作小组,常拍些影视短片上传。《规定》出台后,这些处江湖之远的草根民曾整晚聚在一起探讨这一规定可能带来的影响。

  娱乐小虎对《中国周刊》说,络的活力在于年轻人的创造力,他担心这种创造力会被遏制。

  新媒体、新监管

  在《互联视听节目服务规定》出台之后,北京大学与传播学院客座教授栾轶玫在自己的博客中写道:视听站首次遭遇媒体待遇,被纳入到政府的媒体监管体系中来。这说明,新媒体监管进入体系化、组织化时代。先前屈服于资本意志的局面将转向服从于政策意志。

  事实上,众多风险投资机构追捧视频站的另一原因,在于视频站相比电视有更大的灵活性,其发展需求和趋势不容质疑,如果发展顺利,甚至可能分食电视广告的蛋糕。然而,也正是视频站对于电视业的威胁,导致电视业的领地有被占领的可能。

  IPTV(络电视)兴起时江西治疗癫痫花钱,也一度直窥阴何成女惯性接威胁到数字电视的前景。广电系统与信息产业部下的运营商多有摩擦。甚至出现了所谓泉州事件。2005年12月26日,泉州市广电局一纸通告,叫停了上海文广传媒集团(下称文广)和福建省电信有限公司泉州分公司(下称泉州电信),正在该市进行的IPTV测试项目。

  而这一次视频站新规的监管框架,是以广电总局为主、信息产业部为辅。广电总局负责视频节目的监管,信产部负责资质的审核。资质的审核只是一次性的,而内容监管才是长期动态的。但无论如何妥协,两家一起发布的《规则》和即将出台的细则还面临另一种变数。

  于国富指出,这次国家广电总局和信产部联合发布的《互联视听节目服务规定》,在立法层级上相当于一个部门规章。按照《行政许可法》,什么样的机构、什么样的事项可以设定行政许可,都有明确规定。这次两部委发布部门规章设定的行政许可,是否符合《行政许可法》的规定,是否具有相应的法律效力,还有疑问。

  因为,《行政许可法》不仅在事由上,对于设立行政许可有约束,还要求所出台的法律规章级别至少是在行政法规以上,但《互联视听节目服务规定》作为一个部门规章显然身份存疑。(实习 房煜)

定做微商城开发电话是多少钱
微信商店怎么开
微信小程序客服系统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