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张闻天夫人忆造反派历史素养硬说东北局书记

2018-10-28 12:23:43

张闻天夫人忆造反派历史素养:硬说东北局书记是林彪

核心提示:我这样反反复复给他们解释,他们还是不信,这些调查历史问题的人对历史一点都不懂。他们问: 东北局书记是谁? 我回答: 是高岗。 错了!你瞎说! 他们冲着我乱吼, 东北局书记是林彪!

张闻天 资料图

本文摘自:中国共产党历史,作者:刘英,原题为:《我和张闻天在 文化大革命 中的生活片断》

1959年8月16日庐山会议结束,闻天在山上惹了大祸,7月21日一篇讲话,换来两顶帽子: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和彭、黄、张、周反党集团成员。闻天时任外交部常务副部长。会后,外事系统进行了对他的批判。当时我担任外交部部长助理、人事司长、部党组成员、监委书记。作为闻天的妻子,我也成了外事系统批判的对象。

1960年11月,闻天被调到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当特约研究员。1964年我被安排到近代史研究所。

从评《海瑞罢官》到批 三家村 , 文化大革命 发动起来。我们开始感受到这场政治风暴的低气压了。1965年接替尚昆同志主管中央办公厅的那位主任,先是吊销了闻天的 供应卡 ,接着就撤掉了 红机子 (内部机),后来又搬走了煤气罐,取消了小轿车。只保留了警卫员和炊事员。

文化大革命 开始的时候,我的处境要比闻天好些。我没有被捕过,没有任何历史问题,又没犯过政治路线错误。作为近代史所的工作人员,我还可以参加造反派组织的群众大会,学习有关语录,还可以看些材料。我曾经看到中央一位领导对社会科学院的一篇讲话,说孙冶方是反动学术权威,后边有个括号,里面写着:关锋插话:他的后台是张闻天。我知道,闻天早晚会被批斗,从此我整天为他担心,可又不敢告诉他,怕他紧张。

1966年8月9日,经济所通知闻天到三里河国家经委礼堂开会。刚好他和身边工作人员孙式平到王府井买书,回来后得知这一消息,长时间被冷落的闻天挺高兴地说: 好久都不让我参加会,今天终于让我参加会啦! 事先我通过近代史所范老的几个研究生得知,这个会是批判孙冶方的,内心暗暗希望不要连带闻天。可这种会不去又不行,我只好嘱咐小孙和他同去。

这次批斗,闻天没有任何思想准备。到了礼堂门口,他对孙式平说: 你要是不愿意听会就出去转转,快散会了再来接我。

进了会场,闻天才知道这是 声讨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孙冶方大会 。大会开始不久,造反派一声吼叫: 把反动学术权威孙冶方的后台张闻天揪上来! 于是,闻天被架上台去,挂上大牌子,强行作 喷气式 。

会场外的小孙听到里面喊口号,趴在门上一看,见闻天在台上挨斗。他急忙跑到中南海东门给警卫局打,对方慢悠悠地说: 群众运动我们也没有办法,等斗完你把他带回去就得了。 小孙又跑回来通知我,等他赶到三里河经济所,会已经散了,有人告诉他: 张闻天坐13路车回去了。 闻天回到家中(景山后街甲1号),疲弱不堪,我扶他躺在藤椅上,见他上衣扣子全被揪掉。他告诉我,今天批斗的时候昏倒了。

从这一天开始,无论是风霜雪雨,还是酷暑高温,只要造反派有令,闻天都得怀揣月票,手提交代、检讨材料,换两次车,去经济所接受造反派的审问批斗。

闻天被斗得厉害的一次是在北航。那是1967年7月26日,批斗会是北京航空学院和北京地质学院的红卫兵联合召开的。他们不知从那儿听说中央要公布庐山会议决议,为了配合这一重大事件,造声势,所以要再次批斗彭德怀和张闻天。这次号称万人大会,也是闻天在 文化大革命 中悲惨的一天。

孔板流量计
白蚁防治
万炮捕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