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汽车

轮回王 第六十五章 狼

2019年10月12日 栏目:汽车

轮回王 第六十五章 狼德尔斯特罗,是西大陆的国家米实莫尔中一个人口不足一万的xiǎo镇,位于国境线处。这里虽然地处偏僻,也算不上繁华富

轮回王 第六十五章 狼

德尔斯特罗,是西大陆的国家米实莫尔中一个人口不足一万的xiǎo镇,位于国境线处。这里虽然地处偏僻,也算不上繁华富庶,可是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却也是安逸平和,自得其乐。

加尔福特一家住在这里,从祖上开始,家族就世代为医。从xiǎo就受到父亲言传身教的他,耳濡目染,在成年之后也成为了一位受人尊敬的医生。每天会有形形色色的不同人前来就医,当他为病人治疗痊愈的时候,看到病人露出了充满幸福和感激的笑脸,那是他一天中满足有成就感的时候。

一天清晨,天还没彻底亮开,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将加尔福特从梦中惊醒

。对于作为医生的他而言,这样的情况并不是次,他匆匆起身,穿好衣服,走下阁楼,打开门的时候,发现一位少女扶着一个满身是血、身着军服的伤者,站在外面,伤者全身上下都湿透了,血和水混杂在一起,不断地滴在地上。

“医生,救命啊!”那少女抬起头,扬起一张清秀的面容,金黄色的秀发因为被水淋湿的原因贴在脸旁,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忽闪着,仿佛出水芙蓉一般娇美动人。

加尔福特被眼前这个美丽动人的姑娘给吸引住了,一时间竟然愣在了那里。

“医生,快救人啊!”那姑娘再次恳求加尔福特。

“哦,快,快进来!”回过神来的加尔福特连忙帮助姑娘扶着伤者进入房间。

加尔福特将伤者放置在病床上,仔细为他检查伤情。

“发生了什么?”加尔福特边处理边问道。

“我在河边发现了他,他全身是血,昏迷不醒,不过他还有气,于是我就把他抬到这里!”那姑娘轻声回答道。

“你跟他以前不认识吗?”加尔福特接着问道。

“不认识。”姑娘回答。“不过,救人一命不是应该的吗?”

“他可是世界联合政府的军人啊!”加尔福特的目光定在伤者军服上的飞翼地球的标识上。

“为什么在这里会有世界联合政府的军人出现?还深受重伤呢?”加尔福特心中打了个问号。

“管不了那么多了,先救人!”加尔福特説着就将那名伤者推进手术室。

两个xiǎo时后,手术室的门打开了,加尔福特走了出来。

“他怎么样了?”看到加尔福特出来,一直守候在外面的姑娘连忙起身问道。

“他全身上下的伤很多,很重,我废了很大的力气,用了这里能有的的设备和药物,终于把他从死神那里勉强拉回来了。不过,接下来的三天,才是关键,能不能度过危险期,就要看他的体制和求生的意志了,上天保佑吧!”加尔福特説完,将清理完的医疗垃圾推出去。

三天后,那名伤者终于张开了眼睛,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位美丽动人的姑娘。

“这是哪里?”伤者看着周围陌生的一切,发出微弱的声音问道。

“呦,你终于醒了,看来你求生的意志很强啊!”加尔福特走到近前,为伤者简单的做了一下检查。

看到加尔福特的医生打扮,伤者似乎平静了下来,平躺在床上问道:“是你救了我吗?”

“不,你应该感谢的是站在那里的那名姑娘!”加尔福特手一指,指向站在床边的那名姑娘。

“是你啊,谢谢你!”伤者説道。

“你是谁,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在这里?你身上穿的是世界联合政府的军服吧!你身上的伤是怎么弄的?”加尔福特一下子抛出了好多问题。

那伤者不听则以,一听马上就激动地要起身:“我,我不能躺在这里,我还有重要的任务要去完成!”

加尔福特和那名姑娘连忙将他按下,加尔福特説道:“你现在哪都不能去,你的伤势很重,还需要好好修养!”

“不,再不去,就来不及了,来不及了!”伤者嘶声喊道。

“你,叫什么名字?”加尔福特一边按着伤者,一边扭过头问那姑娘。

“思雅!”姑娘回答。

“快去把我桌子上的那支镇静针拿来!”原来加尔福特为以防万一,早就有所准备。

“是!”叫思雅的姑娘回身从桌子的托盘里找加尔福特所説的镇静针,递给他:“是这个吗?”

加尔福特接过镇静针,对着伤者的手臂打进去,那伤者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不一会就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收伤的人苏醒了,他睁开眼睛,看见加尔福特正在一旁的桌子上作医疗记录。

“你,不应该阻止我的!”伤者开口説话了,表现的却很平静。

“慢慢来,把事情説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加尔福特的椅子转过来,对着那伤者説。“先介绍一下你自己吧!”

“我叫彭格列夫!”那伤者説道,“我的身份是世界联合政府的调查官,天蛇王初六道你知道吗?就是那个魔王,他的势力已经渗透到西大陆的周边,就要发动对政府军的总攻,时间就在明天傍晚。我所在的编号为k-152b的秘密调查xiǎo分队得知了这个宝贵的情报,正想通知上头的时候,遭到了敌人的追杀,所有的战友都牺牲了,我也被他们打成重伤,从山上落在溪流里,后来的事情你就都知道了!”

“什么,你説攻击就在明天?”加尔福特一惊。

“是的,你这里有通讯器材吗?要尽快通知这里的守军,向世界联合政府总部求援啊!不然,等到初六道他们打来,这里就生灵涂炭了!”彭格列夫説道。

“通讯器材?有!”加尔福特掏出他的,递到彭格列夫的面前。

彭格列夫用颤抖的手接过这个圆盘状的,拨出号码,在中心发射出全息投影,一个军装打扮的女子形象跳了出来:“请出示您的密码!”

“j63k马尔德姆!”彭格列夫念出密码。

“密码通过,请展示您的指纹或瞳孔。”全息影像説。

彭格雷夫把的像头对准自己的眼睛。

“通过,请选择您的编号!”这是下一个指令。

“sod!”彭格列夫喊道。

“请等待!”

“唰”的一下,全息影像变成了一个身穿军装的中年人。

“长官,我们全军覆没,但是得到了一个宝贵的情报,初六道的军队就要攻过来了!”彭格列夫对那人説道。

“情报属实吗?”长官问道。

“属实!”彭格列夫回答。“时间是明天傍晚!”

“嗯,你辛苦了。我会马上汇报给世界联合政府总部,紧急调动大将和兵马前来支援!”长官説,“你先好好修养,过后我会再跟你联系,派人去接你!”説完,全息影像消失。

“终于,把这个消息传到了!”彭格列夫説完,算是松了一口气,将递给加尔福特:“谢谢你!”

“也谢谢你!”加尔福特对他説。

这时,思雅走了进来,看到彭格列夫,笑着説道:“你好diǎn了吗?”

“是你救得我吗?”彭格列夫看着思雅。“万分感谢!”

“没什么,那是应该的!”思雅一笑,倍加动人。

从那天开始,加尔福特的人生中就多了两个人,思雅和彭格列夫。

果然,第二天,世界联合政府派来了援兵,并成功的阻击了初六道大军的进攻,但是依然损失惨重。战斗中,由于伤员太多,军队已经无法顾及,就临时征用了当地很多医生,加尔福特和善良的思雅也加入了其中,两人在战争中救治了很多人,拯救了众多的生命。

战斗结束后,加尔福特和思雅得到了世界联合政府军的表彰,在彭格列夫的推荐下,加尔福特和思雅加入了国家军队,成为两名军医,在教授思雅医学和共同合作救治伤员的工程中,在这两人之间也渐渐开出了令人羡慕的爱情之花。而仰慕和追求思雅的还有一个人,就是被思雅所救的彭格列夫。

在军队工作两年后,加尔福特和思雅的感情也迅速发展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一天,正是思雅的生日,加尔福特准备了生日蛋糕和求婚的戒指,准备向思雅求婚。就在这时,彭格列夫通知加尔福特准备上前线支援。于是,加尔福特带着遗憾,还没来得及与思雅告别,就匆匆忙的赶赴战场。

战争是残酷的,政府军在反叛军的强大攻势下,死伤惨重,节节败退,军方为了保住世界联合政府的颜面,加尔福特所在的军队被下命令死守的防线,等待大将的援军到来。弹尽粮绝的情况下,看着眼前一个又一个的战友不断地倒下去,加尔福特的内心也不停地收着煎熬,是心中对思雅的思念才令他有继续战斗生存下去的勇气和动力。有时候他感觉自己的医术根本就好无用武之地,他有生以来次感觉到自己是那么无助、那么弱xiǎo。

就在他们终于盼到了大将带领世界联合政府的精英与援军到来之时,却发现他们求生的与本能已经被完全抹灭了。世界联合政府为了能消灭叛军,无情的炮火竟然毫无顾忌的打在了他们战斗的周围。当炮弹落在加尔福特身边的时候,他只能无奈地苦笑。

当他苏醒的时候,发现他被埋在死人堆中,这是一处荒山,渺无人烟。夜幕降临之时,四周响起狼的嚎叫声,他知道他被当成了尸体。

“这是哪里?”他睁开眼睛看到的画面是一群狼在啃食周围的尸体。

他吓得一下子清醒了,连忙坐了起来,对面的狼群好像也看到了他,渐渐向他围拢过来。他的脑海中顿时出现了三个字:“我要活!”的理智终于被求生的本能所掩盖,他就像疯了一样,扑向领头的头狼,一口咬在狼的脖子上,大口大口的吮吸和吞噬着他的血肉。就在这时,一个银发黄眼的高大男人出现了,他站在加尔福特的身后,笑的让人毛骨悚然。

半死不活的加尔福特被那男人带走了,要将他改造为兽化人。

“你想把我怎么样?”被放在容器内的加尔福特看着眼前的银发男人问道。

“让你重生,帮你复仇!”那男人笑着説道。

“复仇向谁复仇?没有你们,哪里来的战争,你们才是罪魁祸首!”加尔福特愤怒地説道。

“我们只是为我们所追求的自由和平等而战,为我们的信仰而战!起码,我们还没有到为了消灭敌人向自己的部队开火的地步!”那男人的一句话深深地刺激到了加尔福特。

“别想太多,如果没人救你,你早就成为饿狼的晚餐了!你的命早就不是你的了,世界联合政府也不会承认你的存在。你现在的出路就是做我的部下,与我合作,而我会满足你想做的任何事情!包括复仇!”银发男子的话説的很清楚,加尔福特找不到能拒绝的理由。

“如果变成动物,你希望成为什么?”银发男子问道。

“我是狼,一头渴望鲜血的饿狼!”加尔福特回答。

一年以后,思雅成为了彭格列夫的妻子。直到有一天,加尔福特站在德尔斯特罗的山峰上,向城内望去,口中説道:“生日快乐,思雅!”而在他的身后,整齐地站列着初六道的兽化人大军。

。。。。。。

“扑!”伊戈尔手中的剑刺向跑向他的祝平安,一个身影蹿了过去,挡在平安的身前,被剑刃刺穿。

“怎么会是你?”伊戈尔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正是加尔福特。“你的眼睛不是已经?”

“我是狼啊,狼是靠耳朵的!”加尔福特笑着説,嘴角流出鲜血。

“你?”祝平安看着眼前这个为他挡剑的男人,一时间不知説什么好。

“真没想到,我居然会为你这个臭xiǎo子而死,真是不甘心啊,不过除此之外我还真不知道我应该做什么,证明给我看,不要让我白死!”加尔福特説完这句话,就咽气了,临死的时候,在他的手心中牢牢地握紧了一枚戒指。

“加尔福特、”伊戈尔轻声粘着他的名字。

“祝平安也好,初六道也罢,都给我去死吧!”伊戈尔再次挥剑刺向祝平安。

“平安大人!”卡洛斯疯了似的冲向祝平安。

“不要!”蜘蛛女终于赶到了,却没有想到看到了是她不想看到的一幕。

“扑!”伊戈尔的剑刺进了祝平安的胸口。

北京好点的男科医院
大连正规妇科医院在那里
哈尔滨治疗牛皮癣医院如何走
南京治疗包皮过长哪家男科医院好
天津男人阳痿治疗方法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