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

春节过了但是滴滴快的合并垄断的事儿还没完

2019年04月07日 栏目:历史

题图:Uber创始人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和李彦宏事情大家都知道了:2015 年 2 月 14 日,滴滴打车与快的打

题图:Uber创始人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和李彦宏

事情大家都知道了:2015 年 2 月 14 日,滴滴打车与快的打车联合发布声明,宣布两家正式战略合并,滴滴打车总裁柳青担任合并后公司的总裁。两家市场份额合计超过 90% 的公司决定合并,引起了业内关于可能产生市场垄断的质疑。

2015 年 2 月 16 日,易到用车宣布,已正式向商务部反垄断局、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和反垄断局举报,滴滴与快的合并行动违背中国《垄断法》,要求立案调查并制止两家公司合并。

距离事件产生至今刚刚过去不到两周的时间,本文旨在基于已有的公然信息和报道,做简单探讨:

滴滴快的合并是不是构成垄断?

在分析这个问题之前,容笔者先来界定一下这个问题当中“垄断”2字的含义:垄断作为一个经济学术语,指的是垄断厂商能在其市场上保持卖者的地位,其他企业不能与之竞争。说某一家企业构成“垄断”,可能指的是该企业在市场中具有垄断地位,也可能指的是该企业具有垄断行动 (滥用市场安排地位)。

中国互联信息中心发布的报告显示,截至 2014 年 6 月,滴滴和快的两款软件的用户使用率都在50%以上,而其它打车软件的使用率都在 7% 以下。据路透社报导,2014 年 12 月的数据显示滴滴的市场份额在 55% 左右,剩下的市场份额基本上全部属于快的。

根据反垄断法的规定,经营者的市场份额达到二分之一以上,即可推定具有市场安排地位。从“垄断地位”这个层面来看,滴滴和快的合并后毫无疑问是垄断企业,具有毋庸置疑的垄断地位。但是,滴滴和快的两个占据国内打车软件市场 95% 以上份额的公司宣布合并,并没有向商务部申报。滴滴快的给出的回应是,两家企业均未达到有关的申报门坎。

快的打车副总裁陶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城市出行市场非常大,参与者也非常多,两家只占非常小的比重,“不存在所谓的垄断”。数据显示,用打车软件叫车出行仅占整体出租车出行比例的 15%,还有 85% 的用户选择传统的扬手打车。在大部分认同滴滴快的合其实不构成垄断的文章当中,这是一个常见的观点。

有趣的是,所有科技巨头在进行游说监管和舆论传播时,都使用过类似的手法。以 Google 为例,2014 年的数据显示,Google 占有搜索引擎市场 66.4% 的份额,Microsoft 和 Yahoo 分别是 15.3% 和 13.8%,66%的市场份额用赫芬达尔指数 (Herfindahl-Hirschman Index,用来核算产你千万不要带任何的偏见去待他业集中程度的经不要试图讲出全部的想法;济学指数) 计算已超过了 0.25,典型的垄断地位。

但是 Google 喜欢说自己是一家广告公司,不是甚么搜索引擎公司。考虑到全美搜索广告市场规模达到 160 亿美元,广告市场规模到达 310 亿美元,全美广告行业总范围 1440 亿美元,全球广告市场规模 4120 亿美元,虽然 Google 已经垄断了美国 160 亿的搜索广告市场,但是在全球广告市场当中的份额只有不到 4%。这个时候 Google 可以底气十足地说:我们是小公司,还在面临剧烈的竞争呢!

听起来是否是特别耳熟呢?

游说!监管部门一定要游说!

滴滴和快的在市场中具有垄断地位,但是专家说“法律其实不制止企业具有垄断地位,制止的是垄断行动”。有没有垄断行动,竞争对手说了不算,监管部门说了算。说滴滴和快的之前,还是要拿 Google 举例子。

自 2012 年开始,Google 就被反垄断阴影笼罩。为了搞好和监管部门的关系,Google 在 2012 年用于游说华盛顿的开支到达了 1820 万美元,这是一个甚么概念呢?在垄断“重灾区”之一的石油行业,埃克森美孚 (Exxon Mobil) 2012 年一年的游说开支也只有 1664 万美元,而且还是把埃克森美孚投入在华盛顿的其他开支也算上 (比如通过员工个人和政策行动委员会的捐款) !

没办法,由于 Google 太赚钱了,2012 年 Google 的营收达到 500 亿美元,有 21% 转化为利润。和美国航空公司相比 (2012 年全美航空业总营收 1600 亿美元,但是利润率不到 Google 的 1/100 之一,单次航班平均价格为 178 美元,平均每一个乘客只赚 37 美分),简直是天壤之别。这就是垄断的威力,Google 固然要在监管游说上花大价钱。

如果说 Google 离打车软件市场举例比较远,我们来换一个例子:Uber。

据媒体报道,Uber 有望在 2015 年实现 100 亿美元的年营收额。考虑到 Uber 向每笔交易收取 20% 的佣金,这意味着 Uber 能够从 100 亿美元的毛收入当中获得 20 亿美元的净收益。去年年底暴光的 Uber 财务状况屏幕截图显示,Uber 每周能够赚到 2000 万美元。

这么赚钱的生意,Uber 固然不敢在监管游说方面放轻松。华盛顿邮报指出,根据美国地方公然的游说记录,Uber 目前在美国 50 座城市已雇请了少 161 人进行游说。其中不乏重量级人物:比如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还有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前竞选顾问 David Plouffe,都已经成为 Uber 利益代言人。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是 2014 年 6 月,Uber 引发了弗吉尼亚州数百名用户的不满,他们和负责关闭 Uber 业务的机动车辆管理局产生了冲突。Uber 旋即派出了说客团队与弗吉尼亚州州长特里・迈克奥利弗 (Terry McAuliffe) 助手会面。不到 48 小时,弗吉尼亚州交通部长就通知机动车辆管理局,对 Uber 司机放行。

虽然滴滴和快的目前还没有盈利,但是商业模式和 Uber 如出一辙的滴滴和快的,合并以后的未来“钱景”如何,无需多言。如果不是对这个市场非常有信心的话,投资人哪里会舍得烧几十亿出去。

易到坐不住,监管不着急

从滴滴快的目前情况来看,称其是“垄断地位”,中规中矩,但是有没有“垄断行动”,很难界定。

易到用车的举报很及时,但是至今仍没有滴滴快的合并“反垄断”立案的消息,可见监管方面暂时并没有出手打算。发改委反垄断局局长许昆林曾对媒体表示,即便打车软件只剩下一家,如果这家公司不提升价格,未伤害消费者利益,那也“应该是得到鼓励的”。

滴滴快的还没有盈利,现在提“反垄断”,的确为时过早。在监管部门看来,为了“消费者利益”,还是要鼓励鼓励的。

本文主要分析根据来自 Peter Thiel 所著 From Zero To One,如有内容雷同,不是偶合。

怎么辨别产后流血
宫颈炎白带带血怎么办
慢性宫颈炎吃什么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