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体育

兵王狂少 第四百八十四章 许剑的剑

2019年10月10日 栏目:体育

兵王狂少 第四百八十四章 许剑的剑天之牢狱,是一个妖兽和荒原并存的世界,人类不过是可有可无的存在,这一句话李川现在有了深刻的理解。

兵王狂少 第四百八十四章 许剑的剑

天之牢狱,是一个妖兽和荒原并存的世界,人类不过是可有可无的存在,这一句话李川现在有了深刻的理解。

尽管他习惯了野外世界的凶险程度,但是一路行来也是危险不断,几次差diǎn中招。

走了一会,他都有些想放弃了,反正敌人不一定会来,这样做可能得不偿失。

现在的李川无比希望尽快获得魔凰炎的能力,那样在这鬼地方还能有几分保障,不然即使知道这里黄金遍地,以后除非境界高了,否则他也不敢进到这里,实在太危险了。

説实话,要不是这次阻拦计划太过关键,对他太过重要,可以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否则的话,他早就掉头就走了。

不过他一想到如果敌人得到灵草,他的下场也好不到那去,他反而觉得葬身兽腹也不错,起码有尊严,因此李川就矢志不移地继续前进。

这时候,他明白为什么何登山没有马上来这里拿下第二株灵草草了,不是他不想,而是上一次的探险已经耗干了对方的精力和气血,没有灵石对方只能慢慢恢复,是不敢冒险进入这危机四伏的原始森林的。

只是对方并不清楚,机缘有时候要争的,何登山怕死不敢来,所以他可能会丢掉这份机遇,而他李川虽然实力不如对方,但是敢拼命,因此即便没有对方那么好的运气,一样有机会创造奇迹。

想到这,他望向丛林深处的眼神更加坚定。

又走了一会,李川停下了身形。

他看着四周那高耸林立的古树,上前拍了拍发现这些树木非常结实。

这些高大的树木将森林间的道路阻挡的非常狭窄,李川觉得这个地方非常不错,是进到那个地方的必经之路,而且道路狭窄非常适合伏击。

想到这,他就松了口气,然后找到一个隐蔽的地方开始屏息凝神的埋伏起来。

在李川一动不动地潜伏时,许剑正悠闲地喝着酒,不时地抬起头看看外边鹅毛一样的大雪。

旁边的老人笑了笑:“您这样的人物到我们这种xiǎo店真是委屈了。”

像许剑这样器宇不凡,衣衫华丽的人,平常的时候都是喝的酒,吃的菜,伺候的也是的女人,他很少出现在在这种远离百花宗的地方。

听到老人的话,他轻轻地笑了一声,看着店外飘扬的大雪发出一声感叹:“好大的雪,真不是上路的好日子。”

説完,他站起身放下非常丰厚的酒资后,就向着风雪中走去。

虽然,他知道这场任务来的非常蹊跷,对一个杀手来説这是大忌,但是他还是义无反顾地去了。

这样的天气他是不想出去的,这样的活他也是不想接的。

可是许剑知道他必须这样做,因为这里是天之牢狱,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囚徒。

想到天之牢狱残酷而又血腥的生存法则,他不由得叹了口气。

曾经的他也不是只有一颗冰冷的心,只有一柄冰冷的剑,只是来到这里很多事情就变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自从记事起,许剑就来到了这个地方,在这里他真正的无依无靠

,而且天赋又差的可怜,只比普通人强上一线。

要是在一个太平盛世,做个普通人也没有啥不好的,但问题是,天之牢狱压根就不是一个旅游胜地,而是真正的死亡乐园。

在这里虽然有武力爆棚,能够使用神奇气血的修行之人,但是同样更有着一样能够使用气血,而且强悍无比的妖兽。

除此之外,这个鬼地方的自然环境也是差到极diǎn,到处都是寸草不生的荒原,而有水有草适宜人类居住的地方却被大量妖兽霸占着。

在这种局势下,普通人的下场可想而知,事实上在修行之人眼里,普通人就是累赘,就是弱鸡,就是废物,就是杂草,除了任人宰割和提供粮食别无它用。

许剑想要改变这种宿命,有尊严,有梦想的活着,只有成为修行之人然后不断地向上爬,除此之外别无他路。

但是想到他那差到可怜的天赋,他不禁有些沮丧,因为天赋这东西实在太关键了,要知道所谓的修行之人,就是吸收天地间的元气并且化为己用的存在,而天赋的好坏直接关系着吸收元气的快慢。

因此,天赋不好的他被宗门的人不被看好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不光底层弟子看不起他,就连高层也对他占着资源修炼却没有成效很不满意,而这种不满意到更是到了极diǎn。

,许剑只能投靠何登山这位内门弟子,为此他只能昧着良心去做一些原本不想做的事。

如果他不去做这些事,那么很就会失去继续修炼的资格,彻底成为普通人,而他清楚不成修行之人就永远屈居于人,屈居于妖兽。

所以,无论是为了现在还是为了未来,这次任务他都非完成不可,但是説实话许剑对这人的实力目前只是一抹黑,他只知道那个人很可怕,可怕到不像人类,这种必须赢的比试他却没有必胜的把握,这种感觉并不好。

但是面对如此困境,许剑并没有气馁,反而斗志昂扬,一双铁拳更是握的紧紧的。

然后他在心中盘算起来,虽然这个世界的修行之人数量万千,又各有绝技,但总的来説,决定实力强弱的因素是一样的,只有三项,其中境界占位,功法第二位,招式第三位。

那个男人虽然境界一般,只是初步掌握气血,但是无论功法还是招式都让人看不懂,特别是身上的那种气息更是骇人。

这样一想,许剑又记起擂台上那个男人身上偶然泄露出来的气息。

这时候的他又想起了很xiǎo的时候那恐怖到不敢回想的一幕,是的,记忆中他曾经见过妖兽,只是那一次他被吓坏了,吓得浑身发抖,甚至连动都不敢动,要不是正好有一位修行之人路过救了他,现在的他已经成为妖兽的口粮了。

从那时候起,许剑就立下了要成为强大修行之人的誓言,然后九年如一日的苦练,效果却几乎等于没有。

这些本以为已经被遗忘的记忆重新变得清晰起来,而许剑也看到了记忆中那个朦胧的少年的影子。

这就是天之牢狱,这就是妖兽,即使过去了这么久,这种挥之不去的恐怖感还是如此可怕,但是那只妖兽的气息比那个男人身上的恐怖气息差太远了,相比之下,那只妖兽连蝼蚁都算不上。

弱!实在太弱!无论是妖兽还是自己在那个男人面前都太弱了!

一想到他要和这样怪兽一样强大的男人对决,他就觉得什么计划都不管用了。

内心深处,许剑发出了疯狂的呐喊:“我一定不会这么默默无闻的死去,我一定要变强,变强,在变强!”

他决定要用手中的剑去斩掉那个名为李川的恶魔一样的男人。

来源

重庆治疗妇科疾病到哪家好
哈尔滨慢性前列腺炎医院检查
南京医院妇科哪儿好
汕头哪所妇科医院
郑州性病医院检查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